【老乡厨!!!】[厨厨厨厨厨厨!!!!!!]

【佐鸣|盐的代价/Carol改编】Flung out of space=1=[!!双性转注意!!]

她们的目光开始交汇。

 

 

“管理部门送的,祝大家圣诞快乐,管理部门送的,祝大家圣诞快乐。”胖墩墩的保安左手拿着一打圣诞帽,右手扯下一个然后像起重机似转动臂肘,手腕一甩,人贴着人的挤着挤着的长龙就随着他的频率一人一个一顿一顿塞进刚过头的大门。

他松垮的站着,靠在泡沫板墙上,帽子歪了,嘴巴一张一合,眼皮耷拉。快到鸣人的时候,他突然停下,像小孩子受到惊吓一样,嘴巴大张,然后打了个哈欠。

鸣人看着他嘴巴里胭脂红的肉,也像受到惊吓一样。

她张大嘴,过了几秒,一个哈欠不情不愿歪歪扭扭的跑出来。

 

白兰芝堡商场的餐厅正是热闹的时候,找到位置坐在一起的员工小声或大声的交谈,点头,摇头,拿起叉勺比划,还在游走的端着餐盘来来回回穿梭,不停转头,蓄势待发,正在找个间隙把自己塞进去,整个大厅都因此混乱,人声嘈杂,脚步声,吃饭声,金属碰到金属,噪音像机器轰鸣。

鸣人正盯着餐盘里的土豆。

这该叫泥巴土豆。旁边居然还种着青菜。

她盯住它,在脑海里勾勒出一个大碗的颜色形状和质感,然后最底下露出一点的白饭变成荞麦黄,增加纹理,最后她想象出叉烧鸡蛋和鱼卷终于让它们在自己视野里变成拉面,一直撑在椅子上的手这才放到餐桌上,拿起勺子来吃早餐。

嘴里传来酸味,好像还有些砂砾,实在是份烂工作,烂透了。她暗想。

 

“漩涡小姐,过来一下。”部门主管刚刚从消防通道走出,他后面挂着一幅黑色和黄色相间的装饰画,朝她招手道。

现在好了,她都舍不得去腹诽这个秃头老是差使她口气又傲慢的老男人了。她终于得以顺理成章的放下勺子,貌似很心急的准备去努力工作,而不是解放一般得逃离早餐。

“先去楼上然后问一下凯特女士缺哪些货。”

她点头。

“然后去地下一层把缺的货物搬上来。”

她再点头。

“最后你再戴上新发的圣诞帽站在自己的岗位。记住了吗?”

不远处餐厅里的一盏吊灯可能晃了起来,鸣人看到主管像镜子一样的头顶反射的白光摇得起劲。

她努力控制脸部肌肉,夸张的点头,两边的马尾像被提起的钓竿下咬住饵的鱼,整条都在扑腾,鱼鳞泛金。

 

鸣人顺着白兰芝堡的楼梯向上爬,空气里有潮湿的稻草味,脑袋里还在想着那幅黑色黄色相间的装饰画。她的感觉巧妙。好色仙人说过什么言语描绘,体验什么细节什么……?

她推开门,凯特女士站起身来,朝她打了个招呼。她高挑美丽,身体修长。“鸣人,我想你有工作需要做了。” 凯特女士在办公桌后面,金色眉毛刻成一个弯,灰色的眼睛看着她。

 

“那么好了,去地下一楼把这些货取来,再去把火车模型部件放在柜台,再把它们各个部分连接起来——这个工作再适合你不过。接着戴着这个——嗯哼,可能还不错的圣诞帽,很称你的金发,去洋娃娃那个柜台吧。”

鸣人很用力地点了下头。

 

推车的男孩跟在一长串购物车后,从厚重的布帘后探出半个身体:“小妖精!”

鸣人拿起旁边堆着的空包装盒往他那砸,他一下子惊恐,慌张的向后退,布帘撞在一起,包装盒正好砸在门框上。她干脆利落地右转走进右边的门,懒得再想这个外号的由来。

 

鸣人把场景各个部分接在一起然后把火车握紧像握一条蛇一样慢而缓的放在轨道上。她最后去启动开关的手像是被下了诅咒,像铜制的一样重。

她趴在火车模型外围的玻璃屏障上,看着愤怒的河流在轨道上呼啸而过,在封闭的椭圆轨道里冲撞晃得轨道嘎吱响下一秒就要散架。

她感觉胆战心惊又激动的想拍拍这辆不同的带着愤怒气焰的小火车的肩,去吧去吧,未来是属于你的。

 

“是的,这些娃娃很适合做圣诞礼物。”

鸣人站在柜台围成的圈里,上面支着一个又一个娃娃。

“这一些是会哭会闹还会尿裤子的娃娃。”

她向这些顾客解释。

“嗯这些是可以换衣服的娃娃。”

她有点心不在焉的再解释,脑子里回荡着混沌冲撞的声音,像是火车碾压过或随时要脱离轨道之类。

 

她们的目光同时交汇。

=楔子=

==========================================================

终于打完了,这些描写写的我都在唾弃自己,电影和原著也是剧情场景细节描写什么乱抓一把然后掺上自己的水货我这……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该讲些什么,而且其实上一次4月4号更新还是星期一所以现在还是下周!【虽然并没有知道这在讲什么的GN【捂胸口。。不忍接受现实。。

评论(8)
热度(9)

© 蔚牧斋 | Powered by LOFTER